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! 手机版

首页亚博下载app下载→ 逢春尽欢

逢春尽欢

猗兰霓裳 着 主角:夏夕凉、翟凌霄 来源:掌中云

完结 免费 都市 亚博下载app下载

一心希望抱孙的婆婆+遇事摇摆不定的老公 PK 事业光明的女强人媳妇,到底孰胜孰负? 聪明+暖男+腹黑 的弟弟 PK 狮子座+假小子+高冷 的姐姐,究竟谁会获得家人的欢心? 而面对事业与孩子,如何取舍? 养育孩子与保持生活品质,如何两全? 还有那个视为竞争对手的“TA”、那个从小比到大的“TA”,那个心底深处的“TA”……...

64万字 更新:2019/09/12

在线阅读

一心希望抱孙的婆婆+遇事摇摆不定的老公 PK 事业光明的女强人媳妇,到底孰胜孰负? 聪明+暖男+腹黑 的弟弟 PK 狮子座+假小子+高冷 的姐姐,究竟谁会获得家人的欢心? 而面对事业与孩子,如何取舍? 养育孩子与保持生活品质,如何两全? 还有那个视为竞争对手的“TA”、那个从小比到大的“TA”,那个心底深处的“TA”……

免费阅读

楔子

这世上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聚,只有一种爱是为了别离。那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。

这世上还有一种爱,它不受意愿左右,生而相聚。也因意愿,此生难别。就像天上飘着的雪花,一旦落下来化成水,就融在一起,永远也分不开。这,就是手足之爱。

多年之后,夏夕凉问翟祖祺,你为什么来我们家呀?其时已为少年的小小男子汉笑着说:“因为你温柔又漂亮呀,所以想让你当我的妈妈呗。可是又觉得我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吧。没想到,第二天,我就在你的肚子里啦。”一旁的翟依然不屑地“哼”一声,偎依过来,朝翟祖祺做了个鬼脸:“那你就没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坏姐姐吗?”

虽是初春,万物复苏之际,可在这中国东南沿海最发达的城市,一年常绿,没什么寒冬之说。春节一过的2月初,天气已呈现渐暖趋势,仿佛一瞬间,满大街都是穿着西装、夹克、风衣、开衫的红男绿女。

一大早,夏夕凉就在浴室里描眉画唇,根本不顾在外面拼命敲门的翟凌霄。

“老婆,行个方便,让我进去吧。”翟凌霄一头乱发,捂着肚子夹着裤裆,声音带了可怜。

“等一下等一下,马上就好啦。”夏夕凉正对着镜子涂上当季最流行的橙红色唇膏,再看看镜子里的人,如早晨最明媚的一道阳光,她对着自己点了点头,不错,今天代中心店的副总黄涵茵到总部开会,另外学习春夏流行趋势,各店精英云集,可不能马虎。

“你刚刚说等一下,已经20分钟了,我真的不行了啊。”门外翟凌霄生无可恋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。

“哎呀,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。”夏夕凉再补一点粉,大功告成。

“可是我真的憋不住了啊!”翟凌霄的语气里颇多无奈:“你进去已经快半个小时了……”

“就你事多。”一声嗔怪,门打开,翟凌霄只觉得眼前一亮,但肚子里传来的绞痛与某处的告急,此刻即使天仙在他面前,也不及浴室里的马桶对他的诱惑大。

更何况,夏夕凉不是天仙,是婚了4年的“老伴儿”。

坐在马桶上,方觉得人生还是充满美好,翟凌霄这才抬头看起,只见夏夕凉将昨夜熨烫笔挺的白衬衫、黑裤子穿上,这是icon每一家分店管理人员的工衣,量身剪裁的修身款西装,虽然是最常见的黑色,但也恰恰是永远不会出错的颜色。

他看着夏夕凉穿上薄丝袜,将长长的头发挽一个发髻,又拿出一个深蓝色丝绒蝴蝶结发饰扣在发髻上,配着她精致的妆容,瞬间变身职场丽人。

“你今天不是要去总部开会,怎么还穿工衣啊。”翟凌霄问道。

“你怎么上厕所不关门啊!”夏夕凉回头,就看见穿了睡衣,一脸没睡醒呆滞样的翟凌霄,嫌恶地皱了皱眉。

“哎呀,那有什么嘛,”翟凌霄不以为然:“不是总部的员工都不用穿工衣?你那么多衣服,正好今天穿呀。”

“哦,下午开完会,还得回店里跟一下体验中心的装修。”夏夕凉瞥了他一眼:“就你管的多。”

翟凌霄揉揉鼻子,朝客厅里挂杆上的一排衣服瞥了一眼,低低道:“不穿还买那么多……”

夏夕凉柳眉倒竖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,没什么呀。”翟凌霄嘿嘿嘿干笑两声。

夏夕凉“哼”一声,不再理他,看着鞋柜上一排各式皮鞋,本想穿一双圆头方低跟鞋,可一想到上一次她因为穿了低跟鞋被黄涵茵说了好几天,还是咬咬牙取了一双8公分的黑色高跟鞋。

“那你穿那么高的跟干嘛啊?累不累?”翟凌霄不解,他知道,每逢店里有品牌进场或者撤场,夏夕凉跟场跟的最多,那都是结束营业之后,最是辛苦。

“没事,办公室还有双平底鞋。”夏夕凉看看表,从餐桌上抓起一盒牛奶打算出门。

“夕夕啊,”翟凌霄见她只穿了工衣就要走,外面天气虽晴,但温度毕竟不高。连忙冲水提裤子:“你不冷吗?”

“你今天怎么这么关注我啊。”夏夕凉盯着他:“事物反常必有妖,说吧,啥事?”

“没事,没事,你现在要出门了吗?”翟凌霄看看表,8:00,高峰期。

“对呀,总部有点远,我得转车去坐地铁。”夏夕凉朝翟凌霄笑一笑:“真没事?”

“哦,对了,昨天好像妈给我打电话了,我没接。”临出门,夏夕凉随口说:“给你打了吗?”

“妈每次给你打,你都不接。”翟凌霄应道,其实也只是随口,但不想这句话引来了夏夕凉的另外解读。

“什么叫我每次都不接啊。”夏夕凉将包放在鞋柜上,对着门前的穿衣镜照了照,回头用不满的眼神看翟凌霄:“每次还不是给你打你不接,妈才给我打的。”她仿佛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,嘴角轻轻朝一边上扬,显出几分不屑来:“其实最后就是叮嘱让我看好你的包。”她瞥一眼随意搁在鞋架上的百丽男士公文包,又看一眼自己常用的coach,淡淡道:“我觉得还是看紧自己的包比较重要。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啊。”翟凌霄眼见着夏夕凉表情显出的鄙薄来,那份神情仿佛就是直接对着自己母亲一样。

“没啥意思啊。”夏夕凉诧异地看着翟凌霄:“怎么了?”

翟凌霄撇撇嘴,起身冲水,不再说话。

“那妈昨天给你打了吗?”夏夕凉心里惦记着和婆婆在老家的女儿翟依然,不过只是一个未接,应该没啥事。

“打了。”翟凌霄拿起剃须刀准备刮胡子。

“什么事啊。”夏夕凉重新从鞋柜里拿出一双低跟鞋,在镜子里比了比。

翟凌霄斜了眼瞟了瞟一心在自己装扮上的夏夕凉,本来到嘴边的话咽了进去,吹了声口哨:“没啥事。”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亚博下载app下载小说排行

人气榜